欢迎访问: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仙女与淫贼

仙女与淫贼

秋意萧萧,草木枯寂,赛亚河两岸的高芦草到了飘絮结子的时候,无数细小的种子随风落入泥草,落入河畔,落入悠长的赛亚河,随波逐流,见证着两岸的繁衍生息。

  芦草飘絮之时,正是野兔繁衍之际,浅灰色的兔儿挪动着肥胖的身躯,一边啃食着秋草,一边将圆腹摊展,哺育着刚刚出窝的幼兔。

  月前的母兔才交配受孕,现在甘甜的乳汁便汇入幼兔口中,用母爱滋养着新生命,不禁让人赞叹生命的渺小与伟大。而就在母兔不远处,温暖的草床上,一对赤裸的男女也上演着一场人类间的肉体交配。

  一只粗糙的大手放肆地抓住丰硕的乳房,淫邪地揉捏着,挤弄出惹火而夸张形状,雪白的奶肉被男人含在口中尽情吮吸着,发出「滋滋」的响声,看男人贪婪而陶醉的神情,也不知是否有甘甜的乳汁汇入口中。

  与兔儿不同的是,男人哺乳并不仅是为了汲取乳汁,更要和身下的雌性进行交配,将生命的种子射入她丰满的身体,完成人类间的交媾繁育。

  「滋滋……叽咕……」

  淫恶的大嘴卖力吮吸着,两颗丰硕的肉奶像鼓胀的水袋一样分量傲人,弹性十足,一只手根本抓不过来,却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欲。他舔吮着,蹂躏着,沉醉在两团雪白的肉峰中难以自拔,真个是此物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尝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女人轻声呻吟着,绝美的娇颜上双眸紧闭,意识似乎陷入了沉睡,被男人如此淫弄的她,梦中也变得混乱起来,一幅怪诞的画面在她脑海中徐徐展开:

  茂密的芦草中,左剑清拉着她在高芦间急奔,身后是密密麻麻的追兵,更有无数的怪人从泥土中不断爬出,向他们聚拢而来。二人正被围困之际,左剑清忽然向她讨要那根红色睡绳,道:「娘亲放心,只要我们把红绳圈成一圈,走进圈子里,他们就看不到我们。」

  果然,他们一进入红圈,那些怪人便如没头苍蝇一般完全看不到他们。小龙女睁眼看去,只见那些怪物个个凶神恶煞,青面獠牙,仿佛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,寻不到人便开始互相厮杀。

  「清儿,这些鬼物从何而来?为何追我们?」

  「那是因为娘亲是天下第一美女,他们要把娘亲捉住,献给他们的首领腾天来,做他胯下的女奴。」

  小龙女摇了摇头,却见那些恶鬼一个个转头看来,仿佛发现了他们,她连忙道:「清儿,红圈失灵了,它们看见我们了!」左剑清嘿嘿一笑道:「娘亲莫怕,只要我们在这里合体交欢,它们就看不见我们。」说着,竟一把抱住了小龙女,双手伸进她的胸前,用力揉捏着她高耸的双乳。

  「嗯……清儿,别……别这样……」

  小龙女挣扎着,却拗不过左剑清的激情,片刻间胸前的衣襟都让他脱光了,他的双手是那样的有力,嘴唇又是那样的火热,像荒漠中饥渴的旅人,卖力地吮吸着她的乳房,让她粉红的蓓蕾都起了羞耻的反应。

  「哦……清儿……快停下……」

  小龙女嘴上拒绝,双手却抱住左剑清的头任他吮吸,燥热的情欲在躯体中弥漫,让她想起之前和清儿亲热的一幕幕,娇躯不禁一阵酥软,若非鬼物在侧,便要献出自己的身体,随面前的人儿作弄快活。

  外面的鬼物又开始互相厮杀,好像真的看不见他们了,而红圈中的小龙女和左剑清也更加的情动如火,他们紧紧缠抱在一起亲吻着摩擦着,彼此的动作也更加大胆和放纵,仿佛一对坠入爱河的男女,随时都要进入那不可描述的肉欲浪潮。

  那左剑清得尝双乳,一时间又舔又吸好不快活,一双大手也变得越发的粗鲁而邪恶,十根手指深深陷进白嫩的乳肉里,恨不能将这对绝世豪乳揉碎。

  小龙女不堪吃痛,偏生又身躯酥软情热难耐,只能红着脸颊轻声呢喃着:

  「嗯……轻……轻点……」

  「嘿嘿……柳女侠这便吃不消了?好戏还在后头呢!」一个邪恶的声音戏谑道,面前男人的声音竟不是左剑清。

  小龙女正意乱情迷,闻言心中一惊,只见那「左剑清」抬起头来嘿嘿一笑,清秀的脸庞扭曲成一副丑恶的面容,竟是那贼子腾天来!

  「嘿嘿……,我的美人儿,终极逃不出我的掌心,快快给本将军跪下来,做我胯下的女奴!」

  小龙女大惊失色,刚要挣扎却觉脚下一空,身处的红圈竟变成了一口黑井,只见那井下肉躯横陈莺莺燕燕,全是一丝不挂的男女,他们纠缠在一起蠕动交媾着,声声浪吟极尽淫靡,宛如一片淫乐地狱。小龙女脚下悬空,身躯不由自主地向下坠落,眼看便要落入这污秽的淫狱,成为终日与男人交媾的性奴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!」

  小龙女惊呼一声猛然醒来,原来方才是一场梦。她精神一阵恍惚,阵意的反噬仍然令她脑海嗡鸣,梦中的场景在眼前闪过,那羞耻的画面不禁令她玉颊羞红。

  这乱世红尘,若真有一处红圈隔世,和心上的人儿藏身其中云雨恩爱,便也心满意足。小龙女脸上红潮未消,忽然感觉胸前一凉,一张丑恶的面孔映入眼帘,正是那恶贼腾天来。

  「嘿嘿,美人儿可算醒了,不知做得何种春梦?正好醒来与本将军交欢行乐。」腾天来淫笑着,赤裸的上身压在小龙女身上,两只大手放肆地抓捏着高耸的乳峰,将她两颗宝贵的硕乳占为己有。

  「你……」小龙女心神恍惚,面前的景象和梦中重叠,一时间竟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,想要挣扎却惊觉自己体躯酸软穴道麻木,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。

  邪恶的大手滑过她的身体,记忆也如潮水般涌来,羞耻的触感提醒着她面前男人的企图,然而剩下的却只有无奈和叹息。

  只见河边的草床上,一对男女交叠在一起抚摸蠕动着,做着媾合前的准备,雄壮的男人赤裸着上身,胸膛压在一对高耸的双乳上,将鼓胀的肉奶挤压变形,磅礴的下体硬硬地顶在两条洁白的大腿间,仿佛稍稍一挺便能进入其中。而美丽的仙子也已经衣衫半解,傲人的胸乳完全敞开,一对硕大的乳房被男人无耻地压在身下、捏在手中,放肆地把玩着,雪白的乳肉上涂满了淫液,也不知遭受过何等下流的亵渎。

  男人竟是如此的迫不及待,光天化日之下便要在此媾合行淫,真是色欲熏心,然而看到他身下横陈的雪白肉体,丰臀扭摆肉奶荡荡,恐怕世间也没有男人能够把持得住。

  「啧啧,真是个极品尤物,这么淫荡的奶子这辈子第一次见,就让本将军好好享受一番。」

  那淫贼笑着,一把扯下小龙女遮羞的亵衣,一代仙子丰满的上身赤裸裸暴露在眼前,真个是:秀鬓若瀑水,柳肢似蜂腰,奶香销魂处,肉峰涌波涛。

  白花花的仙肌玉肤耀花了淫贼的眼,如此天赐玉体,浑不似人间之物,当真是人非花,更胜花。

  腾天来乍见眼前美景,顿时口齿流涎不能自控,他一把抱住面前的雪白肉体,在美人儿羞愤的神情中,将丑恶的头颅深深埋进她高耸的胸前,肮脏的大嘴含住一颗粉红娇艳的乳头,淫邪地吸弄起来。

  「滋滋……滋咕……」

  小龙女娇躯一颤,险些呻吟出声,伴随着腾天来强烈的吮吸,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。

  「淫贼……嗯……快住手……」

  小龙女挣扎着,微弱的力道却等同徒劳,男人是如此的急色而粗鲁,胸前传来的吸力又是那样强烈,让她羞愤的同时升起一股本能的渴望,仿佛梦里的春意在现实中延续,即将令她堕入无边的淫狱。

  「啧啧……,真是天生的豪乳,惊艳绝伦的大奶子,玩一次这辈子都值了!」腾天来一边吮吸一边赞叹着,能品尝到这对极品大奶,给个皇帝都不换。

  「滋滋……」的吸奶声连绵不绝,直把身下的女侠吸得娇躯酥软,眼波荡漾,丰满的身躯用力绷紧,久久不能自已。腾天来一回吸罢豪情万丈,他居高临下看着身下的美人儿,只见这大奶女侠经过他一番吸奶,此时已是双目含春,放弃了反抗,接下来就等他扬起雄壮的大肉屌,彻底将她征服。

  想到这极品尤物在自己胯下扭动着她雪白的肉体,一边交媾一边婉转呻吟的诱人模样,腾天来不禁胯下火热,伸手捏住一颗高耸的豪乳,淫淫笑道:「这么诱人的肉体,真是老天对我的恩赐,春宵一刻值千金,本将军这便和女侠共赴巫山,销魂快活去也!」

  腾天来说罢,三两下扯下自己鼓胀的长裤,邪恶的下身瞬间暴露在小龙女面前:粗壮的大腿、有力的屁股、毛茸茸的腹下、和一根狰狞雄大骇人之极的性器,无一不显示出男人强大的性能力。尤其那根邪恶的大肉屌,早已是筋肉虬结、笔直朝天,不用看也知道它硬到了极点,那粗长而霸道的形态,显示出对面前这具肉体无比浓烈的欲望。

  见到如此大屌,小龙女不禁芳心一颤,本能地预见到了接下来的淫乱场景,一时间又是羞愧又是无奈。她虽设想过自己失手被擒的结局,面对如此淫贼,已然有了失身的准备,然而真正看到他巨大的肉器,仍是忍不住心头惊颤,想到过儿和清儿,又不禁涌起一阵凄然。

  那淫将军却不管其他,只沉迷于小龙女美妙的肉身,他提枪上马,大屌甩动着跨坐在小龙女洁白的大腿上,双手一抓便要将她罗裙扯去。

  眼看下身即将暴露,小龙女大惊,一边勉力挣扎一边死抓不放,那淫贼也不急,淫笑着用他那根邪恶的下体去戳小龙女的柔荑。

  烫人的大屌戳在小龙女手背上,让她顿时局促不堪,不待她再挣扎,那恶贼俯身而来,蛮横地吻在她娇艳的红唇上。

  「嗯……」

  小龙女身躯一僵,连忙闭上嘴唇,任他抚胸捏乳也不肯张开,却也无法挣脱男人的索吻。二人正僵持间,一只大手探入小龙女幽深的罗裙,粗大的手指划过一片柔滑的草丛,径直向桃源深处插去。

  「哦……」

  小龙女呻吟一声,身体被腾天来趁虚而入,柔软的香舌无奈地与他纠缠在一起,下身更是骤然绷紧,死死夹住他作祟的手指。

  一代仙子心中羞愧欲死,脑海中的混乱与迷离交织在一起,让她一瞬间想到了许多:若是换做从前,这等淫贼早就被她提剑斩杀,终南山古墓传人是何等尊贵傲然,她是宁死也不会忍受如此屈辱,当初南华洞府中面对意欲行淫的孙二鬼便是如此。然而此时已出得关外,过儿还等着她拿回经书救命,自己生死是小,过儿的性命还寄托在她的身上,纵是自己遭受凌辱,也要将过儿先救活,再在他面前自尽守贞也不迟。想到自己的身躯就要被玷污,不仅过儿,怕是清儿也会很伤心吧,好在清儿已经突出重围,只要他安全了,就算自己失身也少些挂念。

  小龙女心中叹息,下身罗裙也已经被腾天来脱去,此时她已经一丝不挂,完全暴露在腾天来面前。

  这是一具怎样美妙的肉体啊!倾国倾城难诉说,仙肌做衣玉雕琢,乳峰荡荡传情波,丰臀肥美勾魂魄,如蛇般的柔腰蜿蜒到臀缝,两条修长的美腿如白玉般洁嫩无瑕,媾合之时盘在男人腰间动情厮磨,不知会令多少男人狂泄喷涌欲罢不能。

  「老天!真是极品中的极品,居然让本将军得到如此尤物,接下来我就不客气了!」腾天来见得如此惊艳绝伦的胴体,哪里还把持得住?只见他淫笑一声,如饿狼般扑在小龙女雪白的肉体上,他嘴吻玉颈,手抓大奶,屌胯直顶肥美的丰臀,直如色中饿鬼大肆逞淫。

  小龙女闭上眼眸,一行清泪滑过,此情此景再挣扎也无济于事,只能任凭这淫贼施为。随着他邪恶的嘴唇在耳边亲吻,两只火热的大手在她敏感的肌肤上抚摸,一丝异样的感觉弥漫全身,尤其那根骇人的巨物在她敏感的胯间耸动摩擦,更让她成熟的身体有了本能的渴望,想到这股渴望竟是为面前的淫贼而生,一颗贞心便羞愧难当。

  相比小龙女的些许羞耻的异样,趴在她玉体上逞淫的腾天来胸中的欲火早已熊熊燃烧。那柔滑的肌肤、沉甸甸的大奶、丰嫩的肥臀、修长的美腿,他一双手根本忙不过来,雪白的肉体上散发出沁人的芳香,如同催情迷药,让他整个身躯都燃烧起来。

  「真是太美妙了!我的大美人儿,我已经等不及要干你了!」腾天来神情亢奋,屁股对着小龙女的玉胯用力挺戳着,马眼喷吐出一股股淫液,涂在了她丰嫩的阴唇上。

  小龙女娇躯紧绷,双手徒劳地推拒着面前的男人,却不能阻挡他分毫。猛然间,腾天来直起身来,伸手将她两条雪白的长腿大大分开,令她羞耻的性处完全暴露在面前。那柔顺的毛发,粉嫩的阴唇,花径肉屄宛如玛瑙雕就的珍宝,直让面前的淫贼垂涎欲滴,随着一声淫笑,一颗丑恶的头颅倏地埋进她的双腿间,猩红的舌头深深刺入紧凑的肉屄。

  「哦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小龙女呻吟着,两条大腿一阵抽搐、抖动,本能地盘在腾天来脖颈上,随着他的舔弄轻轻颤抖着。强烈的快感席卷而来,陌生男人带来的刺激竟却比之清儿更为羞耻与激烈。猛然间下身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力,小龙女娇吟一声,一股浪水涌出,被男人贪婪地吸入口中。

  「噗呲……噗呲……」

  淫荡的声音从抖动的玉胯间响起,伴随着躯体的颤抖,一代仙子绝美的娇颜上红霞密布意乱情迷,两只纤白的柔荑无助地抓着几棵小草,仿佛在抓住她即将失去的忠贞。

  良久,腾天来的淫弄才缓缓停息,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身下的肉体,美丽的女侠已是媚眼如丝,香汗淋漓,如一具等待临幸的女奴,是时候挺起大屌狠狠操她一番了!

  腾天来性欲大发,胯下早已肿胀欲裂,他深吸口气,抬起小龙女两条大腿扛在肩上,同时身体前倾,一根烫人的大肉屌直直对准了小龙女的阴户。

  硕大的龟头滑过湿润的阴唇,紧紧抵在女性羞耻的肉屄口,那滚烫的肉器令小龙女娇躯颤抖,一股爱液喷涌而出。一代仙子醉眼迷蒙,身体中的情欲早已泛滥不堪,眼看她双腿上扬,雪臀高翘,美妙的肉体被摆好了性交的姿势,一根邪恶的大肉屌摇摆着在她的牝户研磨着,随时都会一举而入,占有她雪白的肉体。

  此时此刻,两人肉器相接,即将进行深入的交配,腾天来兴奋若狂,他等这一刻已经好久了,多日积压的浴火终于得到宣泄,他已经想好了无数种猥琐淫乱的场面,这就要在小龙女的身上干个够!而身下的女侠此刻贝齿紧咬,芳心羞耻而又紧张,两条修长的美腿在男人的肩头用力绷直,肥臀深处股股浪水奔涌,涂在男人猩红的大龟头上。两具肉体交缠着、蠕动着,即将进入交媾的浪潮,男人的兴奋与女人的不安形成鲜明对比,然而他们的肉体却都已经情欲难耐。

  「我的美人儿,本将军要进来了!」腾天来低喝一声,屁股一沉,硕大的龟头直接没入湿滑的肉屄口。

  「哦……」

  小龙女哀吟一声,一双小手用力抓住男人的臂膀,肥嫩的白臀一阵抽搐,脑海中不由浮现出过儿苍白的面孔和左剑清爱慕的脸庞。现在她就要被这个男人进入了,成为不贞的女人,不知今后该如何面对他们,想到左剑清爱恋的眼神,她勉强提起一丝神智,对着面前的男人说道:「你若要得偿所愿,便答应我,不再追杀左剑清一众。」

  腾天来一愣,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,身下的美人儿居然还想着那个小白脸,顿时让他醋意大发,笑道:「我若不从,美人儿又待如何?」「你若不从,得到的只会是一具冰冷的尸体。」腾天来心中一紧,没想小龙女如此刚烈,连忙笑道:「美人有求岂敢不应,不过你可要好好侍奉本将军,本将军舒坦了,才能放过那小白脸。」他一边说着,一边调整屁股,让硕大的肉器牢牢嵌入屄口,马眼滑进泥泞的蜜道中。待见到美人儿默认答应,顿时淫笑一声,屁股一挺,硕大的龟头「噗呲」一声没入肥嫩的肉屄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哦……」

  肉器相接,两个人各自发出一声呻吟,那是肉体间本能的欢愉。

  小龙女的肉屄被硕大的肉器强行撑开,那滚烫而鼓胀的感觉,让她整个肉躯都颤抖起来。此时的她已经别无选择,木已成舟,为了清儿她也只能放纵自己的肉身,随男人在云雨中交缠。

  腾天来见得小龙女被插时的哀婉神情,心中越发兴奋,本能地便要深插而入,一根到底,然而那温暖的肉屄是如此的紧凑销魂,层峦叠嶂,收缩痉挛,宛如数个肉屄叠加在一起缠绕、吮吸,令他忍不住两腿打摆倒吸凉气。腾天来心头澎湃,他深深知晓这等肉屄是何等的罕见珍贵,得此一女便胜过无数,古时的妲己、貂蝉也不过如此。他深吸口气,举起了雄壮的屁股,狰狞的淫根对着身下雪白的肉体一挺而入!

  「美人儿,我来啦!」

  「啊——!!」

  一声撩人的呻吟在河畔响起,惊跑了觅食的兔儿,这里已经成为两个人类交配的区域,最美丽的仙子将会在这里和淫贼激情交媾,发生雌雄间的肉体关系。

  悠长的赛亚河静静流淌,一如沉睡的摇篮,千百年不变,茂密的芦草分布两岸,微风吹来,卷起些许芦绒,显得宁静而祥和。

  然而在某处不起眼的芦丛中,此时却传来臊人的喘息和呻吟声,伴随着芦草剧烈的翻动,一只玲珑玉足从草梗中伸出,白嫩的足底洁白无瑕,五颗圆润的脚趾紧紧蜷缩在一起,显示着玉足的主人正沉沦于难以启齿的肉体欢愉。

  撩人的呻吟声越加高亢,洁白的玉足轻轻摇晃着,迷乱中将草梗拨开,一个精赤的男人顿时出现在面前。他虎背熊腰、臀股粗壮,威武的身躯如一只脱毛的猛兽,正释放着无边的性欲,雄壮的屁股剧烈耸动着,急速而有力,和身下的肉体一起发出「啪啪啪啪」的撞击声。

  女人的呻吟便是从他的身下传来,那一声声动人的娇喘矜持而又压抑,纤细的小手不安地抓住几根草梗,用力拉扯着,看她那紧张羞耻的姿态,也不知内心正萦绕着怎样不伦的故事。男女的交媾继续进行着,越发的淫乱不堪,两条雪白的小腿在男人的撞击下不住地晃荡着,最终只能羞涩地盘在男人腰间,随着他的耸动而收缩蠕动着。

  难以想象,在这荒无人烟的芦丛中,竟有一对赤裸的男女不知羞耻地忘我野合,那一声声撩人的呻吟令人心动神摇,伴随着响亮的撞击声在芦丛里回荡,当真荒淫之极。看男人急色而又猛烈的动作,更是如色中恶鬼般疯狂邪恶,让人不禁惊异,究竟是怎样的一位妙人儿,让他迫不及待将她压在身下,在这荒郊野外大肆行淫。

  下一刻,他便揭晓了答案,只见那雄壮的腰身在一阵捣弄后猛然立起,一只手揽过女人婀娜的腰肢,一手托起她娇颤的美臀,在美人哀羞的呻吟中将她美丽的上身强行拉起,一具雪白的玉体赤裸裸呈现在草床上方。

  一瞬间,花枝招展,美肉乱颤,硕大的豪乳波涛汹涌,绝美的娇颜夺人心魄,整个河畔都黯然失色,仿佛一朵娇艳的鲜花骤然绽放,温暖的春天重临大地。

  她低声娇喘着,洁白的胴体羞涩地骑坐在男人身上,散乱的青丝粘着几根草屑,却掩盖不住她绝世的芳华,醉人的红潮蔓上她的玉颊,令她圣洁的仙容染上一丝红尘,更增添了男女交媾时的动情与迷韵。

  她是那样的仙容玉貌,那样的洁白无瑕,每一寸肌肤都那般动人心弦,令人难以自拔,小小的芦丛何其有幸,竟能蕴藏如此仙子尤物。而就是这样一位仙子,此时却和一个丑陋的男人在这里忘情苟合,娇喘呻吟,更令人震惊的是,从方才的情形来看,她身下的男人绝不是自己的丈夫!

  真不知这丑陋的男人何德何能,竟能雀占鸠巢,与如此美丽的人妻在此肆意媾合,享尽艳福,而失身的美人也只能闭上眼眸,羞于去看面前的男人,保持着自己最后一份矜持。

  这对躲在草丛里苟合的男女,自然便是小龙女和腾天来,他们一个得偿所愿,一个被迫承欢,却均在彼此的结合中发出由衷的呻吟。

  腾天来此时咬牙吸气,两条腿不住地哆嗦着,一根粗长的大肉屌深深埋进小龙女的仙体中,时而颤抖、时而膨胀,拼命压制着浓浓的射意。之前他就对小龙女垂涎三尺,苦苦追寻,如今终于得逞所愿,得到了小龙女的肉体,并且迫不及待地和她翻云覆雨,这才深切体会到面前仙子的妙处。那紧凑的肉屄甫一进入便感觉下身被层层包裹,妙不可言,再一进入又感蜜壶幽深,肉涡旋旋,诸如丹唇含枪,嘬紧龟头并力吮吸,简直要将他的精液给吸出来。

  腾天来心中又惊又喜,玩了一辈子的女人,却何曾见过如此销魂的肉屄!这难道便是房术中相传的极品名器?他却不知,小龙女天赐妙体,不仅身姿娇艳无双,更身具「九凤仙宫」和「水漩菊花」两大名器,端的世间难寻,遇者销魂,也难怪一向纵横花丛的他也险些把持不住。

  腾天来两股战战,紧咬牙关,好不容易才压下射精的欲望,心中大呼过瘾。

  再看身前的美人儿,此时亦是娇喘吁吁,几欲泄身,怕是他再抽插几回,两人便要一同高潮喷精,销魂去也。

  「好个美人儿,真是个极品尤物,险些把本将军的精儿吸了去!」腾天来赞扬着,听在小龙女耳中却更加令她羞愧难当。他拨开散乱的草屑,看着身前的雪白娇艳的肉体,想到方才她失身交欢时表现出强烈的羞愧与不安,心中不禁更加兴奋。美丽的人妻女侠,是淫贼最喜欢的交配对象,如此的绝色尤物更是百年难遇,让他胸中升起一股巨大的成就感。

  「我的美女侠,莫再矜持,你已经是本将军的人了,还不好好伺候你的男人!」腾天来淫笑着,一把揽过小龙女的腰肢,大手粗鲁地抓住一颗晃荡的豪乳,用力揉捏起来,胯下的淫物也不甘寂寞,伴随着臀股有力的挺动,长长的肉器自下而上撞击着面前的玉体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动人的呻吟再度响起,面对腾天来的激情交媾,小龙女贝齿紧咬,一双小手搭在男人肩膀上,摇曳的娇躯在颤抖中努力维持平衡,下身却不自觉地将他越缠越紧,艳丽的肉体欲拒还迎,随着男人在肉欲中飘荡。

  腾天来的屌物太大了,完全不是普通女子所能承受的,那骇人的巨物把小龙女整个身体都撑满了,哪怕只是结合在一起都令她芳心颤抖,更何况那一次次勇猛的撞击简直要把她的身躯都贯穿。小龙女勉力支撑着,将雪臀微微抬高,却逃不过腾天来的追击,长长的巨屌在小龙女玉胯间进进出出,颤抖的肉臀在肉欲中跌落,淋漓的春水打湿了蠕动的下体,也让男女间的激情更加火热。

  再次交媾的二人紧紧纠缠在一起,臀股交接,肉体厮磨,比之方才要顺畅许多,彼此的下体紧紧结合在一起,追逐着、深入着,如同两只贪欢的肉虫。

  「喔……好紧……好快活……」

  腾天来淫叫着,胯下动作越发迅急,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分身进入到一个何等美妙的名器,那是比之处子还要紧凑的极品肉屄,层层叠叠的嫩肉将他的下体紧紧包裹住,随着他的抽插而胶缠着、吮吸着,无边的舒爽在层层美肉中叠加,让他获得了堪比寻常女子数倍的快感。

  不仅如此,在那幽深的肉屄尽头,仿佛有一道紧致的肉环死死勒住了他的龟头,锁住他暴胀的龟冠,每每抽插之时,那种要命的旋转和拉扯,几乎让他忍不住当场喷泄出来。

  这便是极品名器「九凤仙宫」的妙用,九条凤屄同侍一龙,仙宫肉环勾魂索精,紧紧缠绕着男人的雄器研磨、吮吸、旋转、拉扯,让交媾的男人获得数倍的快感,如同和数位女子同时性交。

  腾天来这边大呼过瘾,小龙女却只感到男人的巨物越插越快,越戳越深,滚烫的龟头几乎要戳到她的花蕊,只好将双腿盘在男人腰际,一边交合一边身体前倾,将美好的上身呈现在男人面前。

  腾天来此时浴火正盛,见小龙女提臀挺胸,两颗硕大的奶子在他面前晃荡不休,哪里还会客气,只一抬头便含住了粉红的乳头,一边挺耸一边卖力吮吸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

  小龙女颤声呻吟着,上下两处同时失守,让她的身体仿佛燃起了火焰,她一边哺乳一边交媾着,强烈的快感让本能的欲望占据肉体,她不由自主地抬起玉胯,扭动着自己丰满的肉身,迎合腾天来的抽插。

  得到小龙女的迎合,腾天来的动作也越发顺畅与猛烈,一根大肉屌在小龙女的肉屄中进进出出,带出股股春水浪液。

  狭小的草丛变得淫乱起来,两具赤裸的肉体交缠着、扭动着,彼此的性器紧密胶缠在一起,剧烈蠕动着,无边的快感让他们齐声呻吟,欲罢不能,再也看不到初始时的矜持。他们一个是风华绝代的仙子女侠,一个是臭名昭着的官匪淫恶,却在这人迹罕至的芦丛里深深结合在一起,尽情交媾着,这一幕不知会令多少人心碎神伤。

  「喔……骚女侠……老子要干死你!」腾天来淫叫着,伸手抓住一颗晃荡的大奶子,用力捏拽着,同时胯下大屌狠命捣弄,频频深入,直将一代仙子奸得浪水四溢,哀呼呻吟。

  「啊……噢……你……轻点……」

  小龙女螓首高杨,性感的小嘴中发出火热的呻吟,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人妻女侠的身份,极度的快感让她的身体拼命迎合着腾天来的侵犯。那巨硕的长枪如同一根烧红的烙铁,勇猛地进犯着她的身体,硕大的龟头频频撞击在她娇嫩不堪的花房,一次又一次,令她丰满的胴体扭动着、抽搐着,喷洒出欢爱的春水。

  「哦……骚女侠……叫得大声点……本将军赏你一炮子孙精!」腾天来大叫着,一边挺动一边直起身来,将小龙女两条修长的美腿抬高、并拢,搭在自己左侧肩膀上,让她雪白的胴体如美女蛇一般折叠悬挂在自己胸前,胯下大屌自下而上对着这具毫不设防的美丽肉体疯狂奸干起来。

  「啪啪啪啪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轻点……不……不行了……」

  小龙女急声浪吟着,美丽的胴体被干得蜷曲又绷直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中迸射出来。坚硬的长枪毫不留情,尽情撞击着她敏感的花蕊,每一击都让她深深战栗着,又情不自禁忍辱承欢,迎合面前的男人。

  面对着如此绝世尤物艳艳承欢,腾天来也不再忍耐自己的射意,他开始大开大合,猛烈抽插,尽情释放着对小龙女的淫欲。枪枪入肉,击击穿心,邪恶的大手抓住小龙女肥嫩的丰臀,往那骇人的大肉屌上疯狂套弄,一时间肥臀抽搐,娇躯狂颤,敏感的肉屄玉径紧紧包裹住坚硬的淫根,一波波的蜜汁花露喷洒而出,尽数淋在滚热的大龟头上。

  「哦……爽死了……不愧是女侠……」腾天来淫叫着,双手抓住小龙女的肥臀奋力冲刺,似要一口气将小龙女干到高潮泄身,而她那极品名器所带来销魂噬骨的快感,亦是令他两腿打颤,蠢蠢欲射。

  「啊……干死你……骚女侠……啊……准备迎接本将军的龙精吧!」「啊……噢……慢些……不行了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小龙女放浪地呻吟着,两条美腿高举向天,身体死命迎合着腾天来的抽插,如此地放浪形骸,全无终南山仙子的雍容尊贵,然而面对腾天来大屌的疯狂抽插,如催命般采撷着她的阴精,换作任何女子也只能如此了。只见她绝美的娇颜上潮红密布,一双藕臂抱紧了腾天来的脖颈,动情的肉体不知羞耻地粘挂在腾天来胸前,努力配合着他对自己狂乱的奸淫,等待着那巅峰一刻的到来。

  伴随着腾天来的怒吼,娇媚的呻吟声也猛然高亢起来,两具赤裸的肉体紧密缠绕在一起,疯狂交媾着,即将共同攀上肉欲的巅峰。从此,女人的肉体将被打上这个男人的烙印,和他建立密不可分的肉体关系,即使明知道他不是自己丈夫,也只能委身在这个男人胯下,日日夜夜和他进行交媾。

  臀股交击,淫水四溅,一男一女都到了紧要的时刻,嘴里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,很难想象草丛中正在发生着怎样激烈的肉搏。

  终于,一声高亢的哀吟响起,女人不堪奸淫率先溃败下来,紧接着是男人的嘶吼,巨大的肉棒极速挺进,恨不能刺穿女人的身体,暴胀的龙头即将爆发喷精。

  「喔……女侠接好了……本将军要射啦!」

  「啊……不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
  小龙女正挂在腾天来身上剧烈颤抖着,臀股痉挛,哀哀泄身,猛然感到体内肉屌变得更加硕长,坚硬到了极致,烫人的大龟头猛地撞进她哀羞的花房,剧烈跳动着,下一刻便要喷射出罪恶的精液。极度的快感令她的神情销魂而又迷离,一颗春心在肉欲中沉沦堕落,而身为人妻的忠贞又令她羞愧不安,恨不能昏死过去,在即将被男人玷污内射的一刻,她的脑海中不由浮现出杨过和左剑清的身影,紧接着又被腾天来邪恶的大肉屌代替,硕大的龟头猛地一胀,滚烫的精液劲射而出!

  「啊——!!」

  一声羞绝的哀鸣响彻河畔,绝代仙子终究难逃恶贼的魔掌,被邪恶的淫屌奸污了她圣洁的胴体,堕入罪恶的深渊。

  正是春潮绝顶,娇啼承精,粗长的肉器狠狠插在小龙女的肉屄深处,青筋暴起精管大张,一伸一缩的肉炮在人妻女侠的肥田嫩道里喷射着灼热的精液,在她美艳的肉体中播种上自己的种子。

  「喔……骚女侠……爽不爽?本将军的龙精滋味如何?啊!射……射死你……!」腾天来淫叫着,丑恶的面容说不出的狰狞,两只大手粗鲁地抓住小龙女娇嫩的肥臀,猩红的淫屌在她颤抖的身体中尽情喷射着,马眼吞吐,卵蛋抽动,一股又一股的热精深深注入小龙女的宫房。

  「啊——啊——!!」

  小龙女颤抖着、浪吟着,滚烫的精液一浪接一浪,让她几乎承受不住,美丽的螓首如濒死的天鹅高高扬起,白皙的美腿在男人的肩膀上用力的伸直,便连精致的玉足都绷紧蜷曲着,可见她正经受着何等强烈的高潮绝境。男人的精液太多了,一波又一波,如岩浆爆发般灌进她的宫房,强行将她的身体撑满,那种灼热充实的饱胀感,使她全身都起了阵阵的痉挛,而作为对男人的回应,蜜屄嫩肉一阵强力的收缩夹紧,更多的阴精止不住地喷泄出来。

  两具香汗淋漓的肉体紧紧交缠在一起,不停地蠕动着,经历过激烈交媾的他们,此时正享受着最为强烈的高潮喷泄,如痴如狂,销魂荡魄。他们的身体仿佛融化在一起,如胶似漆难舍难分,彼此的性器更是紧密结合,在外人看不见的肉体深处,滚烫的体液在二人的性器间互换,每一次喷泄都让他们深深颤抖,沉醉在交配的快感中久久不能自拔。

  良久,腾天来才抖动着屁股,将自己最后一滴精液射入小龙女体内,他长出口气,似乎不能置信方才所感受到的巨大快感。这是比寻常女子要强烈数倍的极致感受,不仅是肉体,连他的灵魂都在颤抖,如此销魂的肉屄当真生平仅见,尤其生在了这大奶女侠的身体中,真是天眷红颜,怎能不令他惊喜交加?

  腾天来满足地打了个哆嗦,再看面前的美人儿,此时的她经历一番云雨交欢,已是香躯瘫软,任凭摆布,两条雪白的美腿无力地滑下他的肩头,丰满的肉体蜷缩在他的身下,只有两片肥臀仍自紧夹着他的男根,轻轻颤抖着,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难以平息。

  媾合后的小龙女香汗淋漓,赤裸的胴体雌伏在腾天来身下,洋溢着纵欲后的潮红与春情。她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被男人内射过了,来自丈夫以外的男精将她的身体灌得满满的,如火炉般灼烧着她的小腹,令她本就酸麻的娇躯更加酥软,一根手指也动弹不得。

  一代仙子就这样被夺去了宝贵的肉身,失身给了这无耻的淫贼,高贵的仙躯里还灌满了他肮脏的精液,成为他胯下一具美丽的肉体,这一幕若是让江湖男儿看到,该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啊!

  「想不到柳女侠不但美貌无双,身子更是如此骚媚撩人,能和柳女侠春宵一度,真是不枉此行!」

  腾天来志得意满,下身淫物仍自插在小龙女的身体里不肯拔出,他伸出两只猥亵的大手,贪婪地抚摸着小龙女白花花的肉身,在她每一寸肌肤上游走,感受着这世间最完美的尤物。?

  面前的肉体是如此的白嫩丰满,艳压群芳,纵是他方才玩过一次,却仍禁不住赞叹造物主的神奇。修长的玉颈洁白细腻,硕大的肉奶颤颤巍巍,纤细的柳腰性感妩媚,白花花的肉臀肥嫩多汁,配上肥臀里深藏的极品名器,以及她身为人妻女侠的美貌与尊贵,让人恨不能立刻将她压在胯下大快朵颐,一边享受着她极品肉屄带来的销魂快感,一边欣赏着她被男人插入时那娇艳而又羞愧的动人模样。

  腾天来美色当前哪里还能把持得住,想到方才二人交欢时的淫浪景象,顿时口舌干燥,他一把抓住小龙女鼓胀的奶子,粗鲁地揉捏着,弹性十足的奶肉在他的指缝中溢出,那夸张而淫邪的形状,令他尚未瘫软的下体再度暴胀,顷刻间将小龙女的肉屄撑满。

  「啊……你,你不是已经……怎么又……!」

  小龙女又惊又骇,这恶贼明明刚射精,那根邪恶的淫物还未抽出她的身体,转眼间竟又再度勃起,浴火升腾。难道,难道他想再和自己……「嘿嘿,一次怎么够?本将军可还没有满足呢,我们接着干!」腾天来说着,噬色的双眼再度兴奋起来,他将小龙女的身躯翻转,让她背对着自己,肥白的屁股面向大屌,四肢趴跪在地上,如同一具女奴翘起屁股等待着主人的临幸。

  小龙女春潮未退,娇躯酥软,马上又要面对腾天来的二次奸淫,哪里能吃得消?她勉力支起双臂,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,她知道这种羞耻的「老汉推车」姿势是男人们的最爱,胯下那根巨物能够更深入地刺进女性的身体,显然腾天来也要用这种方式和她再度交媾。想到此番苟且本是无奈之举,为了清儿的安危才委身于这淫贼,然而现在木已成舟,她已经和这个男人发生了不贞的肉体关系,更被他强行射入,受精无数,此情此景也只能任由腾天来摆布,迎接他再一次的奸淫。

  「美人儿,这回让你尝尝本将军的拿手绝技『霸王折柳』,保证让你欲仙欲死。」腾天来性急地抓住小龙女的肥臀,掰开两片性感的臀瓣,淫邪的大屌缓缓后撤,即将奋力一击。他深吸口气看着胯下的美色,纵然已经和面前的女侠交媾过一回,然而面对如此倾国佳人,一丝不挂任凭他淫玩,仍然难掩心中的激动。

  小龙女叹息一声,认命一样趴跪在腾天来胯下,一边等待着腾天来的进入,一边念想着左剑清的身影。「好清儿,你在哪里?为娘的身子已经被这淫贼彻底玷污了,再也无颜见你,只愿你今后平平安安,偶尔想起我便足够……」「嘿嘿,骚女侠,本将军这次要把你肏个够,今后你就是我的女奴,每天的生活就是让主人我肏干,用你的肉体取悦于我,满足我和其他男人所有的要求,在本将军日日夜夜不间断的精液浇灌下,为我生出白白嫩嫩的大胖儿子。」小龙女心中气苦,挣扎着回头看了一眼腾天来,斥道:「你……啊——!」没等她说完,便被一声娇吟所取代,腾天来的大肉屌已经深深刺进她的身体,二人再度交媾在一起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海上侠情 下一篇:淫荡女医生的色诱难挡

友情链接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